• 第5年

      本站關鍵詞:  球墨鑄鐵管  |  彎頭  |  短管  |  法蘭  |  三通  |  大小頭

    聯系我們

    聊城市鴻福管業有限公司

    • 電話:0635-2126898 2126889
    • 客服:400-0635-286
    • 手機:13656383866 13656383066
    • 傳真:0635-8888607
    • 網址:http://www.hqmxdy.com/
    • 郵箱:cnguancai@126.com
    • 地址:山東省聊城市工業園區

    行業動態

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

    山東:大蔥價=鋼價6倍 儲蒜商稱至少賺600萬
     

    “這幾天如果誰一開口說話有一嘴蔥味,絕對在炫富。”“現在最土豪的生活方式就是喝咖啡加蔥花。”今年以來,大蔥價格一直居高不下,“向前蔥”成為段子手們調侃的靶子。

    記者在市場上看到,普通大蔥價格基本都在七八元左右,稍微好點的精選大蔥價格到了12元/斤,“貴得吃不起”成為不少市民的直觀感受。不過,目前章丘大蔥地頭價也僅為2元/斤,通過中間五六道環節層層加價,到達零售市場價格就到了七八元錢。

    大蔥價格是鋼材的6倍

    4月13日,記者在歷山路大潤發看到,普通大蔥價格為7.99元/斤,精選大蔥價格為12元/斤。在棋盤街菜市場,大蔥價格也在7-8元/斤。

    “今年蔥一直不便宜。”攤主李先生介紹說,“以前如果買的菜多或者是老客戶,一兩根蔥也就搭上了,不要錢。如今一根小點的蔥也得兩三塊錢,就不能白送了。”據悉,在匡山批發市場,大蔥批發價也在五六塊錢。

    以目前市場上大蔥價格來算,8元一斤,一噸價格達到1.6萬元,而一噸螺紋鋼價格僅為2600元左右,大蔥價格為鋼材價格的6倍。

    “幸好大蔥主要就是熗鍋用,量不大,便宜就多放點,貴了就少放點。”市民張女士說。

    “我記得去年大蔥特便宜,不到一塊錢一斤,就跟白撿一樣,可今年一下漲到這么高,真是沒譜啊。”另一位市民孫先生吐槽說。

    根據濟南市物價局對主要超市的菜價監測,目前大蔥超市均價為6.74元/斤,而去年同期,超市大蔥均價僅為1.7元,相比去年同期,蔥價增長了3倍。事實上在今年1月份,超市大蔥均價也僅為3.35元,三個月時間就翻了一番。

    蔥農每畝最多掙1.5萬元

    蔥價高企,樂壞了蔥農。章丘興盛大蔥專業合作社負責人王嶺柱介紹,目前大蔥的地頭價大約為2元。“一畝地產出大概是4000-6000斤,一畝蔥就能掙個1萬塊錢,多的能掙到1 . 5萬元。”王嶺柱說,今年是近十年來最好的年份。

    據悉,目前一畝大蔥的種植成本約為三四千元,合算下來每斤大蔥的成本價為五六毛錢。而如今地頭價為2元,一斤蔥就能賺一塊四五。

    價格周期迎來新一輪高點

    據悉,2011年大蔥價格跌入低谷,2011年4月份濟南市場上均價一度跌至0.91元。不過2012年三四月份還一度漲至六七元,2013年蔥價一直處于高峰期。隨著蔥價高企,大蔥種植量也有了明顯增加。王嶺柱表示,不僅是章丘,從全國來看,增加了好多種植基地,有些規模達到好幾百畝甚至好幾千畝,導致大蔥種植量迅速增加。

    “產量多了,需求量又沒有多少增加,價格自然就下來了。”七里堡市場一位攤主表示。于是2014年2月份以后,大蔥價格就呈現出下降走勢,2015年一度創出多年來新低。

    如不出所料,經歷低價后,今年大蔥價格將持續走高。“去年價格太低,種的明顯少了,今年種蔥的比去年少了6 0%。”王嶺柱介紹說,部分農民被低價大蔥傷到之后改種玉米,可是玉米也從1 . 1元/斤降到了7毛錢一斤,又被傷了一回。

    地頭到市場中間加價五六元

    除了種植量的變化對價格產生影響以外,中間環節也會對蔥價產生影響。雖然目前市場上大蔥價格已經到了8元/斤,但是地頭價只有2元/斤,這中間差價為何如此之大呢?大蔥批發商趙先生表示,大蔥從地頭到市場,中間要經過好多個環節,層層加價,零售價自然不會低。

    據介紹,收蔥的販子在村里設點,在田地附近建倉庫,從各家各戶收蔥后集中保存。收蔥之后,有專門拉蔥的車輛將蔥拉到加工廠,在加工廠會對蔥進行剝皮等處理。處理好的大蔥會分批給規模較大的經銷商,然后再經過批發商,到達菜販手中。菜販將其擺到菜市場上,中間已經經過了五六個環節的加價。

    “雖然都在喊從田間到餐桌,但是操作起來并不現實。”王嶺柱介紹說,在大規模種植過程中,有些中間環節是必要存在的,這就產生了人工、車輛等各種費用,也就導致大蔥到達消費者手中時,價格要遠遠高于地頭價。

    由于大蔥收刨后不易儲存,因此也給了菜販子可乘之機,這在中間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價格。(段婷婷)  山東儲蒜商發了!老陳:這一季至少賺600萬4月12日中午,濟南市民王先生在省城歷山路一家包子鋪用餐時,此前免費提供的大蒜被要求按1頭1元錢付費。此時,該市棋盤小區農貿市場內,大蒜的價格被標為“每斤10元”。

    當消費者和許多飯館為沉寂6年的“蒜你狠”叫苦不迭時,濟寧金鄉、菏澤巨野、臨沂蘭陵一帶的儲蒜商卻在為這波不期而至的高蒜價拍手稱快。這些每年都像炒股一樣租用冷庫囤積大蒜的商人們,迎來了難得的“好年景”:每存一斤蒜可以賺到3-5元錢。“賺得少的有幾百萬元,多的可達上億,賺幾千萬是正常情況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說。

    做了多年儲蒜商的陳先生就是“蒜你狠”的受益者,在這次漲價潮中,他四次進貨,存了370萬斤大蒜,在手里剩余的少部分蒜賣完后,至少能賺到600萬元。              鴻福管業 整理

    買賣鮮蒜 小賺百萬

    去年鮮蒜上市后,陳先生從5月20日開始“吃進”,兩周內,以一斤1.5元的價格共收購了100萬斤剝皮鮮蒜。“這100萬斤鮮蒜直接入庫了,在冷藏庫里可以保證鮮蒜的新鮮度,跌秤(即水分流失而導致減少的重量)非常少,也就是7%,拿出來跟從地里剛挖出來的鮮蒜沒什么區別。”

    這一批鮮蒜,陳先生于去年的8月份、9月份,全部賣出。“因為是鮮蒜,和干蒜的儲存情況是不一樣的,8月份、9月份賣出正好,如果時間再長一點,就會發芽,質量會受到影響。”

    陳先生給記者算了一筆這批鮮蒜的成本賬。冷庫的儲存成本大約為一斤2毛錢,每斤跌秤成本大約為1毛到1毛5,再加上利息等費用,每斤鮮蒜的成本大約為在收購價的基礎上加4毛錢,即最終成本價為一斤1.9元。

    這批鮮蒜,陳先生的賣出價格為一斤2.6元到3元不等,也就是說陳先生投入150多萬,三個月后凈賺了100萬元左右。

    這輪“蒜你狠”去年8月初起步

    在去年5月份鮮蒜的價格是相對便宜的,但隨著時間的增長,鮮蒜不斷流失水分,隨著重量的減少,大蒜的價格會越來越貴。記者了解到,鮮蒜變成干蒜以后,跌秤率為50%到60%,即以一斤1.2元收購的鮮蒜晾干以后,干蒜成本價約為一斤2.4元到2.6元。

    “去年6月18日我就開始著手收蒜了,因為這個時期的大蒜就是干蒜了,可以入庫了。”陳先生去年6月18日準備著手收干蒜,6月20日收的第一批干蒜是6公分的,價格一斤2.6元。

    到了去年6月底,6公分干蒜的價格漲到了一斤2.7元到2.8元。到7月15日,6公分大蒜的價格漲到了一斤2.9元到3元。在干蒜不斷漲價的過程中,陳先生陸陸續續地收購了170多萬斤干蒜。

    從7月底8月初開始,干蒜價格逐步地回落到了一斤2.6元。“此時價格回落是正常的,一方面農戶手里剩下的干蒜質量下降,同時一批儲蒜商手中的資金緊缺了,收蒜的人也就少了,價格自然回落了。”

    看到價格回落快,陳先生在8月初又收進了20萬斤的干蒜。

    令陳先生沒有想到的是,在他收完這20萬斤大蒜后,去年的8月5日,干蒜價格一路飆升,漲到了一斤3.2元到3.5元。在此之后,干蒜價格幾乎是幾毛錢幾毛錢地上漲,不再是幾分錢到1毛錢了。

    穩賺了400萬,還存著一批蒜

    一看價格漲得這么快,陳先生覺得機會來了,“去年9月份的時候,我覺得可以賭一把了,因為這個時候,干蒜價格已經漲到了4.9元一斤了。”陳先生認為必須得出手了,“一次性買了80萬斤,因為一次性買的多,賣蒜的讓了5分錢。”陳先生以一斤4.85元的價格進了最后一批干蒜,花了388萬元。

    雖然價格貴,但是陳先生認為自己賺到了。“看著這個趨勢,我覺得年后一定會漲錢的。不過也是賭了一把,畢竟價格這么高,心里也是忐忑的。”在這次的收購過程中,陳先生的資金已經全部投入到大蒜之中了,除了賣出第一批鮮蒜收回部分錢之外,此后收入的干蒜,全部壓在冷庫中了。

    沒有了資金,陳先生賭了一把。除了從銀行貸款以外,陳先生還從各種渠道共借了100萬元,全部投入了大蒜中。“這個時候,我有的就只有大蒜了。”

    而現實也如陳先生預想的一樣,年后干蒜的價格一路高升。今年2月份,干蒜的批發價就漲到了一斤5塊錢以上。“3月底的時候我覺得可以出了。”今年3月初,陳先生以一斤5.4元的價格賣出了第一批干蒜。隨后的時間隔兩天干蒜的價格就會漲一次,在這段時間中陳先生也陸陸續續地出貨,出貨價最高的時候達到了一斤7元錢。

    到今年4月1日,陳先生已經賣出170萬斤干蒜了,穩賺了400萬元利潤。

    現在,干蒜的價格又開始回落了,價格已經降到了一斤5.5元。對于冷藏庫中剩下的大蒜,陳先生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  陳先生認為干蒜價格不會落得太低。“山東的新蒜還得一個多月才能下來,而且即使下來了,價格也不會低。”陳先生說,由于去年的兩次寒潮,山東的大蒜凍死了一半以上。今年二月份天氣回暖后,有的地里的大蒜一半沒冒芽,有的是三分之二,有的幾乎絕產了。量少了,價格自然也就貴了。

    剩下的干蒜,陳先生認為可以四月中旬開始出售,肯定還能掙一百多萬。

    “我其實掙得算是少的了,很多大戶,每年都會賭一把,有的去年存了上萬噸的干蒜,掙了上億元。而掙幾千萬的也都是正常現象。”陳先生說。